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天

让我们的友谊在这里延伸!

 
 
 

日志

 
 

引用 牵驴过渠  

2010-03-08 16:59:03|  分类: 十连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四团人《牵驴过渠》

 

引用

四团人牵驴过渠

 

 

前日几位战友相约小聚,见面寒暄、亲亲密密,饭后茶余,永远的话题离不开兵团生活的点点滴滴,尽管时光匆匆走过四十余载,提起往事各个记忆犹新,人人乐此不疲,此番的话题,则由几个笑话引起,当年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则笑话战友们都说有趣,撺掇我给大家一叙。

那是七十年代初的一个夏天,一天早上,吃过早饭,我独自一人去了职工排的地里给职工们统计、核算工分,此项工作虽然不难,但很烦琐,必须一个人一个人的算,所以当验收完工后已时近中午,就在准备回连队时,职工黄培伦排长牵着一头棕黑色的毛驴走到我面前让我把毛驴顺便送交回场院,场院在职工排与连队中间的位置,我回连队是必经之地,举手之劳便痛快地答应下来,临走他还特意问我敢不敢牵驴?我接过绳子胸有成竹地说“放心吧没问题”。

与黄排长分手后,我牵着驴任凭它带路往回走,常言道老马识途,它们同属一类,坚信它一定不会带错路,走了一段,突然想起何不骑上驴让它驮着我走,岂不省力,真后悔一开始没想到。看看周围没有人,于是急不可待的便往驴背上爬,谁料这驴不知是欺生还是懒得负重,当它意识到我的意图后,便开始强烈反抗,死活不想让我骑,反复窜、爬了好几次终于坐上驴脊,哪知得意洋洋骑上后,极不情愿的驴一会儿尥厥子,一会儿雷打不动,没走几步,趁你不留神,猛地往前一蹿,我差点顺着驴脖子掉下去,刚刚坐稳它又在坑坑洼洼的地里撒欢儿,光秃秃的驴背上没抓没挠一下将我茨茨实实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摔得我头发晕眼发蓝四肢生疼,艰难地爬起来,活动活动身体,还好无大碍,骑驴是没戏了,只好自我解嘲:“谁稀罕骑你,走着多舒服”再看那驴摇摇尾巴,抖抖脖子、打着响鼻、扬蹄踏地,一付胜利者的骄傲,这畜牲哪象顺毛驴,真是不可理喻,好想捶它一顿解气。

倒霉的还不止于此,由于职工排的地离连队较远,又过分相信驴也识途,压根就没想到会迷路,就在我信步由缰,喜滋滋骑驴又被驴捉弄的途中,这头捣蛋的驴早已将我带上了一条背道而驰越走越远的荒路,此时既不识方向,也不知走到了哪里,(本人方向感差,在兵团几年始终分不出东北西南)置身在盐碱、沙棘、荒漠、白茨的漫荒野地,心想坏了这畜牲莫非要引领我上阴山?知道迷了路,不由得恐惧袭上心头,头皮发麻、浑身鸡皮疙瘩隆起,还好是在白天,少吓死许多细胞。周围死寂、求助无人,尽快找到回连的路是当务之急,驴带的路肯定不对,当机立断换个方向,抬头仰望,火辣辣的太阳当头照,根据太阳照射的角度判断时间应该过了中午,我们已经在野地里周旋了快一个时辰,此时既顾不上与驴较劲,也没心思采花、摘枣了。大约又走了半小时的路,突然面前出现一条渠,不由得喜出望外,有渠说明有浇地,有地就有了人,这条路可能选对了,牵着驴站在渠埂上不由又犯了愁,这渠长的两头望不到边、也看不到桥,过渠便成了摆在面前的难题,目测了一下渠宽、又试着蹦了一个来回,还好轻而易举,接下来就是怎样让驴过渠,一开始我拽着绳子想让它和我一起过,谁知我蹦过了渠它却依然站在原地,我站在渠对面使劲用绳子拽它,它却与我展开了拔河赛,自恃力大无敌的我最终不是驴的对手,无奈只得又蹦回来,轰着、赶着推它过,但是所有的努力都无济于事,站在渠边一筹莫展,无计可施。突然手中栓驴的绳子提醒了我,有办法了;我一边将绳子往腰里系,一边对驴自言自语:人定胜天,别说你一头驴,现在你我就像一根绳上的蚂蚱跑不了我也飞不了你。为了顺势把驴带过渠,特意退后几米留出助跑的距离,就在助跑后高高跃起时,站在渠边漫不经心的驴突然身子往后一坐;如果它早一点采取行动反抗,我的助跑到不了渠边,或是晚一点我也就跳过渠了,可它偏偏在我起跳的一瞬间使出了猛然用力后坐的杀手锏,扑通一声不偏不歪拉紧的绳子使我一下掉进了渠,如此机敏的思维、掌控的精准、动作的到位,若不是亲身经历绝难相信这是驴所为。渠深过肩,渠水齐胸虽不足以淹没,但对于我这个旱鸭子来说,一入水便沉了底,手忙脚乱扑腾了好一阵,还呛了几口浑浊的黄河水,总算在水里站直了身体,抹一把脸上的泥水怒视着眼前这头驴:“谁说你的智商低?今天栽在你这里,不怨天、不怨地,只怨此前低估了你。”最终借着栓驴的绳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狼狈地爬上了岸,幸亏渠不深水不急否则我今天必死无疑。此时的我浑身湿透衣裤沾满泥,象只落汤鸡,再看那驴悠然得意甩着尾巴向我示威,对于这头阴险狡猾、诡计多端的驴实在忍无可忍,不教训它不足以解气,随手捡起地上的红柳“狠狠地”抽它一顿以解“心头之恨”,但这对于它无异于挠挠痒痒、蹭蹭皮,难怪当地人都以“灰毛驴”以示骂人,原来不无根据。

此招过不了渠,只好沿着渠找桥,走啊走------不知走了多久,终于见着了驴肯过的简易“桥”,过了桥前行不远看到了场院,当我疲惫不堪、满身泥巴地送交毛驴时,看场院的几位战友惊恐地看着我,以为发生了什么不测,当我哭笑不得把一路上的“遭遇和委屈”叙述给他们后,只见他们有的笑弯了腰,有的笑坐在地,有的笑疼了肚子、有的笑岔了气,我没心思听他们的哄笑与揶揄,急步走出了场院。当我又累又热、又饥又渴快走到连队时,传来了司号员马杰吹响的午休起床号,此时已是下午2点半了。再不久就传出了如下的顺口溜:

  骄阳似火赶路急;  面前突现一条渠;

    胖子牵驴欲过渠;   拧驴不肯蹦过去;

  几番推赶枉费力 ;渠边较量人与驴;

  突发奇想生一计;  栓驴绳子腰里系;

  拽着毛驴蹦大渠;  助跑一跃凌空起;

  毛驴拽绳后坐力;  胖子扑通掉进渠;

  渠边毛驴美得意;  胖子收获一身泥。

三十余载过去,每每提及此事,至今也没整明白,为什么那捣蛋的驴不肯与我蹦那不宽的渠?此番经历是否有趣?期盼战友们在线答疑!

        八连

          2009 年10月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