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天

让我们的友谊在这里延伸!

 
 
 

日志

 
 

只言片语话十连  

2011-02-26 00:53:28|  分类: 战友聚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我的博客上突然出现一个叫路宝的博友踪迹,这让我怦然心动,是本地战友郑路宝吗?核对以后果然是他,可是怎么联系,也不见回应。路宝是十连本地的战友,兵团时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很长,在家是独生子,没有什么文化,待人真诚,不善言谈,心灵手巧,在我的印象里什么都会干,夏天钓鱼,下雪天套兔子,我们曾经一起偷过瓜菜,偷过鸡,想起那个年月,我们那么快乐! (照片左起高克清·郑路宝·刘汇海)
只言片语话十连 - 乐天 - 乐天
         在兵团的时候,路宝一直和我在马车班工作,他的最好的朋友是王京生,他赶过大车,小车,当过饲养员,还接替过我的兽医工作,后来为了照顾年迈有病的父母,离开十连回到一连(具体几连不太准确)一晃,和其他战友一样20多年没有联系。
       和郑路宝建立联系是1998年,那年我和小乔带着两个女儿回十连看看。当时也没有想找哪个战友,因为没有任何信息,只要我们能到十连就心满意足了。下午4点多我们在巴市下了火车,当时的巴市和过去没有什么变化,熟悉的沙石路街道,熟悉的广播站的播音声,熟悉的羊粪味道,熟悉的破旧东风桥,没有变化的一切让我们兴奋!却又让我们有一些悲伤!我们住在巴市邮政招待所(原巴市邮局),在登记时,当服务员知道我们是当年的兵团战士后,挺激动,她说他哥哥是一团的,我说我也是一团的,当说起姓名时,我们不认识,还真有点遗憾。我们租好了汽车,明天我们就要回到魂牵梦绕的十连了。
        半夜里突然被人推醒,“你们是北京回来的吗?我们是天津的!”“是一团的吗?是一团十连的!”原来这人是服务员的哥哥,虽然我们不认识,但是也很激动,那时回兵团看看的人很少,我们谈的很投机,从他的谈话中知道十连早已归属地方,脱离兵团了。他还说知道一个叫什么宝的在巴市开一个小卖店,可能是十连的。我说既然我们是战友,就不客气了,请你明天找到他,就说天津来人了,姓秦!秦桧儿的秦!就行了。我猜想到是郑路宝,我很自信!
         第二天我们回到了十连。在连里呆了一天,下午我们才回到巴市,没想到,路宝在招待所门口已经等了我们半天了。我们拥抱在一起。“我听说是姓秦的,就知道是你来了,早上我骑摩托车追到十连,没找到你们,我就回巴市等你们。走!回家!杀羊!喝酒!吃肉!”就这样通过路宝找到了其他许多战友。建立了联系!                    (照片是马车班全体在巴市宾馆)
只言片语话十连 - 乐天 - 乐天
         十一年后的2009年,我们大家一起回内蒙,没有想到路宝不幸得了帕金森氏症,全身不停的抖动,非常痛苦,他为了不让我们难过,竭力的控制自己,看在眼里,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就是这样他还和其他战友一样,忙前忙后的照顾大家,陪伴我们大家渡过难忘的三天三夜,我们离蒙那天,在巴市,他在女儿的陪伴下,洒泪送我们的情景,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路宝现在的生活很好,房子很大,妻贤子孝,儿孙绕膝。生活的很幸福!对了!路宝的媳妇是谁?你们知道吗?我告诉你们,就是二十里柳子牧业大队的蒙古族姑娘扯罗黛(译音)。
         我知道路宝的文化不高,不会和我们有过多的交流。但是通过网络我看到了,他在关注着我们,这就是十连的情谊!我爱你们,十连的守护者们!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